蔡生

退休教师及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。他于2018年8月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。

蔡生,75岁

退休教师及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。他于2018年8月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。

其实,在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前,我已有一段时间被持续性背痛困扰着。经过马六甲东方私人医院的医生一番检查后,发现我的PSA指数高达558ng/ml,而格里森指数为9的癌细胞已扩散至精囊和骨头。

 

医生马上为我开始荷尔蒙治疗(lucrin),以降低雄性荷尔蒙的水平, 阻止癌细胞增生。与此同时,我也在马大医药中心接受化疗。虽然化疗的过程出现轻微副作用如便秘、感觉比较疲惫和少许脱发,但它达到预期的效果。在接受治疗的首个月里,我的PSA指数从原有的558 ng/ml大幅下降至5.4 ng/ml,之后更降至0.4 ng/ml 的最低点。这真是让我感到欣慰的好消息!

 

至今,我依然接受持续性荷尔蒙治疗,以维持PSA指数于0.58 ng/ml的水平。回想起2010-2014年间,我的确开始出现前列腺癌的症状如精液带血,而PSA指数也高达22 ng/ml。因为初次的前列腺活体组织切片检验呈阴性,我也就没有再二度接受检验。倘若我当时坚持例年接受PSA血液筛检,情况会否不一样呢?

 

身为前列腺癌幸存者,我深信例年PSA血液筛检是早期诊断前列腺癌的关键步,而寻求独力而客观性的第二医疗意见也尤其重要。现在的我是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的成员之一,在此我呼吁各位前列腺癌患者参与我们协会的活动,让我们一同与您分担与分享抗癌经历,成为彼此的支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