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r Haji Rosli

前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工料测量与施工管理系讲师,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。

Dr Haji Rosli, 66岁

前马来西亚工艺大学工料测量与施工管理系讲师,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

追溯到2015年,依稀记得当时候的我出现了一些排尿症状。我经常尿频,尤其在夜晚时,情况更加严重。虽然如此,我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直到2015年末,我从国家癌症中心的一张列腺癌海报上,细读当中列明的症状时,才惊觉发现怎么这和我的症状一模一样?糟糕!难道……

 

这顿时给我个当头棒喝,我快速到医院预约,进行检查。经过一番检测后,发现我当时的PSA指数为9,高于正常水平。 医生也为我开了一些药物。

 

但,药物并没有对我起多大的作用。

2016年初,我的PSA指数持续攀高至16,高于正常水平的4倍。为了找出其原因,我到新山中央医院进行活体切边组织检查。

 

在被告知患上第3期前列腺癌的当下,我感到无比伤心和抑郁。

 

我的主治医生很有耐心地向我讲解前列腺癌的治疗方式和存活率,同时也给予我安慰和鼓励。那时候,我告诉自己必须接受事实并积极面对,才能化解眼前的挑战。

 

经过一系列的核磁共振和骨骼扫描检查,医生为我提供三种治疗方案作为选择,分别是主动监测(active surveillance), 放射治疗兼荷尔蒙治疗,以及根治性前列腺切除手术。由于我患有心血管疾病,所以主治医生建议我接受放射治疗兼荷尔蒙治疗。从2016年6月至2019年8月,我一共经历了38次的放射治疗,也在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的同时期接受荷尔蒙治疗(Zoladex)。值得庆幸的是,这种治疗对我十分奏效,PSA指数也于2019年11月2日降至0.05的最低水平。

 

感谢上苍,前列腺癌并没有对我现在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。

感谢上苍,我如今依然能做自己平日热爱的活动如园艺、上兴趣班、组织儿童羽球训练班及参与社区活动。

 

我时刻保持积极的心态,让自己的生活过得充实。我十分感激家人朋友,在我抗癌的道路上,给予我无限的支持与鼓励。谢谢你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