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kumaran Rassu

退休教师及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。他于2007年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。

Sukumaran Rassu, 72岁

退休教师及现任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委员。他于2007年被诊断患上前列腺癌。

2007年的某日,我被告知了患上晚期前列腺癌的恶耗!这格里森指数为6的癌细胞已扩散至骨头及淋巴腺,而我的诊断PSA指数也高达783.4 ng/ml 。这是一件令人多么沮丧的事情。我开始时经常以泪洗脸,感慨生命也许已经到了尽头。

 

我的初始荷尔蒙治疗费用全由政府的退岁金计划承担。太太是我唯 一的照顾者。我很庆幸在抗癌的过程中能结识到马来西亚前列腺癌协会。许多会员们都有丰富的抗癌经验,他们的鼓励及精神上的支柱给了我战胜病魔的信心。

 

随着癌症进展,我的医药费用也直线上升。荷尔蒙抗性前列腺癌的药物价格不菲,目 前,我正使用着自己仅存的积蓄来承担abiraterone acetate和 Lu-PSMA的费用。老实说,我真的无法长期负担这笔昂贵的费用,因为每一次的Lu-PSMA疗程费用就需要33000令吉。如果短期内不能筹集到足够的资金,我的生命是否会因此而结束呢?

 

身为前列腺癌幸存者,我在此呼吁所有50岁以上的男士进行PSA血液检测。切记,寻求正确的医疗建议是至关重要,因为我不想您成为下一个受害者。